沒錯! 來到奧地利 我的第一篇旅遊食記竟然不是奧地利料理 而是非洲料理
連我本人也no idea怎麼會這麼掛羊頭賣狗肉..

(其實我第一篇奧地利食記是要寫Wiener Schnitzel的..
但是 忙的一拖再拖..所以就先蹦出這篇非洲的來了)
(厚啦!挖栽啦!會補啦!)

(真的耶..喀爾文先生 像你說的一樣
我這樣的進度是要怎麼出書吶..
哈!出書這件事只是個小小心願
真真假假 聽聽就好 目前先不用太認真
我那麼嫩 到底是有誰會買吶..
不過你的藝文講座我想我還是可以try一下的請幫我挑個良辰吉日♥)

現在 肚子飽飽的坐在電腦前面
聽著i-Tune播放的Jazz Music
我迫不及待想學身為家裡12個兄弟姐妹的大哥哥Sahhid口中說的"真的很簡單的非洲料理"


今天會吃到非洲菜 還真的是件始料未及的事
從Shopping mall回來 我大遲到了一個小時
匆忙的衝進五樓廚房 煮了Taiwanese Food招待美國朋友
(就如同我之前跟你說的一樣 宿舍的每個樓層都有一個公用廚房
我的房間在五樓 打開門走個幾步就會到這個每到煮飯時間都充滿人的白色廚房
廚房的stove只有兩個又超慢熱 所以我總是避開人潮擁擠的時段去廚房煮飯)
吃飽跟美國partner說Bye後
我又從房間回到廚房 打算泡杯熱巧克力
結果就這麼巧的遇到了在晚上九點半才在廚房煮第二頓晚飯的非洲同學們

非洲同學們真的好黑
(原來不是像威爾史密斯那種性感的黑啊~
果然非洲黑人的黑跟美國黑人還是不同的..)
Sahhid(←非洲奈及利亞人)正熟練的用勺子攪拌Grieß
(我本來還以為他在做的是mashed potato..)
一邊燉煮香味四溢的番茄燉牛肉
鍋蓋砰囉囉的不斷冒出白煙
我好奇地盯著我味蕾未知的非洲食物 目不轉睛
Eric(←非洲迦納人)正拿著他今天新買的相機啪擦啪擦起勁的東拍西拍
Mike(←靠太近!由於本人快翻臉所以我連問都不想問他是哪國的非洲人)不知從哪冒出來死命過來要跟我照相

我打開牛奶 開始沖泡我的熱可可
Sahhid持續忙著煮飯 同時好客的邊在餐桌上多擺好一份餐具 要我嚐嚐他做的非洲料理
對於食物這件事 我實在是沒有辦法抗拒..
所以我也興致高昂的等在一旁

說到非洲來的交換生 雖然我很少跟他們打交道
(除了台灣人 我偶爾會跟希臘、捷克、荷蘭、芬蘭、法國、西班牙人瞎閒聊外
其他大概最常還是跟美國、加拿大人還有我mentor Bosnian混在一塊)
但其實我覺的非洲學生很厲害
他們全部都是念industrial mathematics的(聽起來就很難)
而且不像其他交換生幾乎都抱著來這have fun的心態
非洲學生幾乎很少party 常在房間念書念到凌晨
(這也是為什麼他們這麼晚還要在廚房處第二頓晚餐的原因
他們說他們今天又要熬夜念書到清晨了)
(好..我話題又扯遠了..主題是非洲食物才對..)

Sahhid將熱騰騰的料理從爐子端上桌
光用看的我就覺得很好吃
(而且並不是我在Discovery看到用樹枝在地上挖洞再釣起來的肥蛆非洲料理哦)

看起來充滿紅紅湯汁的那鍋是用番茄還有洋蔥 加些許咖哩粉、辣椒粉為基底的燉牛肉+雞肉湯
右邊那盒是不知道怎麼做出來的蔬菜豬絞肉
兩種料理都帶有些微的辣味 這真的是我覺得我來到奧地利後吃到最好吃的料理了
(對於來到奧地利已經一個多月沒吃到辣的我本人而言
能夠吃到辣的東西 你都不知道這是一件讓我多麼開心的事!! 開心的我都要落淚了!)
Chili powder在這邊的超市沒有賣(我在這裡也完全買不到豆腐..都不能吃到我愛的麻婆豆腐..)
是Sahhid在downtown market買的 但他說要幫我買一包吶!(你說他人是不是很好(●´ω`●)♪゚)
Sahhid一整個很好客的在我的盤子上乘滿了Grieß跟燉牛肉
還一直怕我太客氣不敢自己再乘 所以一看到我把肉吃光就又在一旁不斷幫我舀肉
(我真的是快要把人家的食物給吃光了..)
我問他們"奈及利亞跟迦納跟其他非洲國家的食物都一樣嗎?"
他們說"有點不一樣,但妳現在吃的這個是很常見的共同非洲料理"
大塊的牛肉充滿香甜的番茄醬汁再帶有些微的咖哩香氣 微辣的口感 讓人食欲大增
他們吃Grieß其實就跟我們吃米飯的道理一樣 就是要配菜吃 不會單喀
所以Grieß並沒有味道 吃起來就像是顆粒很細很小跟很黏的稀飯釀子
(只是在美國的時候 老外吃Grieß的方法真讓我覺得這是全天下噁的數一數二的食物
但是Sahhid說在非洲他們都吃Grieß
而且用非洲方法烹調的Grieß好吃程度跟美國比大概有兩百萬倍那麼多吧!)

我用湯匙專心的吃著我第一次吃到的非洲料理
Sahhid說"這不是非洲吃法哦!" "讓我來示範給妳看看非洲吃法!"

於是下一刻他便用手抓起他盤子裡的Grieß 接著再單手把它搓揉成像貢丸釀
然後沾點番茄牛肉湯的往嘴裡送
這個畫面實在太有趣了

同一時間 坐在我對面正用湯匙吃飯的迦納Eric
則被拿著相機不斷朝著我拍的有完沒完Mike嗆說"非洲人就要用手吃飯!"
"用什麼湯匙?你變了!你忘了你的國家你忘了你的文化了!"
(總之我覺得他很吵又囉嗦外加很煩人就是了)



不一會兒 我把盤子裡的東西吃個精光
非洲同學們起身清洗湯匙 鍋子 盤子的同時
金髮瑞典同學推開廚房的門 手上拿了杯加了Martini的Sturm來到廚房
於是我又莫名其妙的喝了幾口Martini mit Sturm
在廚房跟瑞典同學-Adam天南地北嘰哩呱啦的聊了起來
西班牙同學不時來來去去
美國同學一如往常吵鬧喧嚷的來到廚房招大夥去Party
非洲同學們再度準備好回去寢室念書
他們起身推開廚房的玻璃門 離去
兩個土耳其 兩個立陶宛 一個德國的同學 進來
於是我學了zahlen bitte und Versprechen 這兩個新的德文單字
跟如何用土耳其話從一數到五+乾杯




廚房 每天 就是這樣 總是鬧哄哄的
創作者介紹

MillyQ's Blog

Milly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ton0417
  • 真的好酷 妳的人生 :)
  • wenfa43

  • 非洲料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